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提前热身.原创长篇连载:上海屋檐下·第2部·第26章

2020-07-10 11:02 作者:奇书  | 5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世界无烟日

第26章 提前热身

“非常时期,非常对待!”

老伴态度极好,笑呵呵的。

可嗓门儿又轻又小,有点像在作贼:“第一次记不到,我提醒,第二次,也行,第三次总不行了吧?好事不过三呀,你白何又不是七老八十,硬是老年痴呆初期呀?”

白何无奈的倒在沙发上,哼哼叽叽。

“那我的电脑怎么办?我得把它架起来,要用啊!”( 文章阅读网:www.zuanza.com )

去年离开时,所有的东西连同电脑,都折开包裹好,装进大纸箱,整整齐齐的堆在客厅一侧。香爸又用一大块彩色雨布,将这一大堆一遮蔽,边缘整理得整整齐齐,堆在客厅里倒不难看。那么,现在是不是把它取出来,在这大屋里重新组装好?

可装好后,又该放在哪里?

白何沮丧的眼光,把大屋缓缓扫一大遍,眉头拧成了一根绳。

然而,老太太却高兴了。她本来就对老头子整天坐在电脑面前不满,时有埋怨,老俩口没少为此吵吵闹闹。现在,这老大难,不就迎刃而解了?

可她不能幸灾乐祸。

她知道白何也没什么爱好。

如果连这也给他剥夺了,只怕老头子不顾一切的冒起火来,大家都难堪。“我看,暂时不忙吧。”退休教师娓娓劝导:“那么一大堆儿,电脑究竟放在哪里?找都要找半天。不是带得有平板吗?平板也可以上网嘛。”“我不上网,我要打字。”

白何可怜巴巴的呻吟到。

“不打字,毋宁死!”

“这话儿,我听你说过好多次啦。可你仍然活着,而且活得有滋有味的。行啦行啦,”老太太依然和颜悦色的劝到:“我看没这么严重吧,我们是到上海来带二宝的,不是来写小说旅游的。即便就是一年不写小说,也不用死人的。更何况,”

老伴儿忍着了。

这是个明确的信号,白何注意的睃睃她。

个性很强的退休教师,一向是嘴巴从不饶人。她下面的嘲讽话,不用她说出来,白何也能倒背如流。不外乎就是“写过去写过来,人都写得疯疯癫癫的,也没见拿半分钱回来?”之类。可新环境,新气候,也得新思维,老太太在克制,我也不能太过份嘛……

然而,一想起不能坐在电脑前打字,白何的确感到实在是不习惯。

他也知道,这实在怪不得老伴,当然,也怪不得香妈香爸,更不能怪罪于儿子媳妇。

可是,他妈的,这不怪那不怪,到底该怪谁?谁剥夺了我的打字权?白何感到自己正被一条看不见的绳索,不紧不慢的捆扎着,捆绑着……

下午四点,各自小憩了个把钟头的老伴。

香爸和妙香,分别醒来。

他们各自打着呵欠,从屋里出来,聚集在客厅呆坐着。眯了会儿眼睛,就一直在玩平板的白何,也放下了它,从沙发上站起来,用力伸了个懒腰。

平板电脑不错,除了不能打字。

上网或听歌效果显著,这让白何引为深深的遗憾。

白何出了大屋,老太太正在和妙香唠叨:“足双月啦,要多卧床休息。”“好的”“上次,我们取的名儿,你觉得如何呀?”“我爸,也找人取了三个名字。”妙香答非所问:“白驹正在看的呀”“白驹怎么说”

老太太眨眨眼睛,亲家也找人在取名字?

而且取了三个?不知道哇,没有谁告诉我,白驹也没讲过呢。

这下精彩了,老掉牙的“我和你妈同时掉进水里,救谁?”,换成了老妈和岳父之间,且看这狗小子怎么选择?可妙香,却对淮婆婆做了个未可置的甜笑。

香爸站起来:“差不多啦,走吧。”

老伴就扭头喊老头儿。

“接彤彤了罗,你快一点的呀。”10分钟后,一行四人到了幼苗园的大铁门口。二个全副武装的中年保安,正在吱嘎吱嘎的拉开大门,家长们礼貌的谦让着,像一条欢快的河流,流向自己的宝贝。

这是白何老俩口,第一次进上海的幼苗园,有些蹑手蹑脚的。

香爸指指空坝那头:“里面,我和亲家进去就行的呀。”

妙香和白何就自觉停下,站在坝子里候着。坝子里还有许多老头老太太候着,一看就知道,都是些爷爷奶奶外公外婆的。

这是白何单独和妙香,少有的单独在一起。

他看看媳妇,10个月300天里,长得胖胖的。

她本来就只有1米53左右,横着一膨胀,这下更显得矮胖,加之宅在家里不修边幅,整个人更得老气,甚至有点丑陋。白何和老伴看人的出发点,不大相同。

老俩口都认为妙香任性,不懂事儿。

有意对公婆敬而远之,基本上不称呼自己,因而心里不爽。

可在此之上,白何还认为妙香配不上自己儿子。白驹1米76,较胖,又毕业于名校,计算机硕士和上海户口,小伙子天时地理人合占全了。

所以,整个儿看起来高高大大,精精神神。

却找了这么个丑媳妇,而且家景更糟糕,老头儿为此一直愤世嫉俗呢。

即便现在有了大宝,正向二宝进发,老头儿仍是如此。说实在的,白何深为自己当初的无谓和将就后悔。白何之父,也就是白驹的爷爷。

典型的产业工人,虽然背了个干部名儿。

性格脾气也就和那些,整天在车间打杂的工人一样,有过之无不及。

白何三兄弟,其父自然粗暴不己,动辄打骂,在白何心里留下了很深的伤痕。所以,白驹一来到世上,白何就宣称:“我们家不能打骂孩子,要让孩子愉快成长。”

白何这样宣布,也是这样做的。

苍茫30年,弹指一之间。

自由愉快成长的白驹,成了漂在上海的名校高知。心疼儿子的老俩口暗自挥泪之余,对儿子的婚姻大事,基本上采取了不干涉不强加不评议。

不仅如此,反倒担心一向内向的儿子,找不到老婆,整天忧郁不止,结果……

白何皱皱眉,不知不觉的朝边儿移了一步。

妙香何其敏感?早查觉了公公的心思,声色不动,抿嘴浅笑。俱往矣,公婆对自己的不满,小媳妇早就心领神会。不满就不满呗,本姑娘就这样了,只要把着你儿子,孙女儿,现在再加上孙子,谅你老俩口也做不了什么的呀。

不满归不满,生活还得慢慢过。

这不,去年一到租房期满,就屁颠颠的急忙溜回了重庆。

结果咋样?还不是乖乖的自己又来了呀?可是,她又不得不小声的提醒到:“爸,让让,让让。”白何从没听到妙香当面叫自己,所以根本没当回事儿。

然而,“爸,让让,让让。”

手指还轻轻戮了自己一下。

白何扭头,媳妇笑着往一边呶呶嘴巴。白何向后看看,不由得右手一伸:“是你呀,怎么,你孙女儿也读这幼苗园?”火车上认识的邱总,一把握住他的手摇遥:“洗澡换了衣服哈?我就看有点像嘛。”

原来,坝小人多。

白何也就刚巧站在邱老头的前面,拦住了他朝里面探望的眼光。

更巧是,邱老头朝左边瞅,白何也往左边瞅,邱老头朝朝右边看,白何也朝朝右边看。二老头就这么着,瞅过去看过来的好一歇了。

旁边人自然不放心上。

可妙香却看在眼里。

所以,小声的叫着公爹,最后还忍不住,偷偷戮了白何一指头。“当然,缴了三万多块钱的赞助费嘛”邱老头有点初来乍道,大咧咧的:“早听说这上海的幼苗园进不起,真是吸人血哈!”

其实,白何一开口。

就查觉到了旁边有几个老头老太太,在不了然且轻蔑的睃着自己。

邱老头这么一咋乎,那几个老头儿老太太,立即像是怕沾上什么疾病似的,朝四下退退让让的。白何急切给邱总递眼色,改用普通话客套寒暄:“话不能这样说的呀,赞助费各地都有。”

邱老头自然不明白。

眼前的这个老乡,怎么突然说起川普来了?

白何的川普又左又怪,的确难听,邱总就皱眉到:“白兄你搞什么鬼名堂?好好的,怎么就说起川普来啦?”白何知道对方,是第一次到上海,就笑到:“等会儿,问你老伴儿吧。”“要得嘛,我不问我老伴哈。”

妙香在一边捂着嘴唇儿悄笑。

“这是我儿,媳妇。”

白何只得对邱总介绍,然后对妙香简略讲了火车上,三个老头儿的相识。当着外人,妙香可彬彬有礼,轻声细语的问候:“邱大爷好”“你好”邱老头儿也以礼相待,并顺便稍上一句:“到过重庆吗”

妙香点头,又不解的问。

“我到重庆好多次了,吃重庆火锅,酸菜麻辣鱼,干锅鱼,可我依然不明白,重庆人说话怎么总是要笑的呀?”

邱总不解:“笑?怎么笑?没有哇。”

“刚才,你和我爸聊,不是说话后面总要笑一声,哈!”

二老头都听懂了,真的是想仰头大笑,可白何强忍住了,邱老头笑了一声,也忍住了,然后解释:“重庆人说话最后的这个‘哈’,不是在笑,而是当地土语,也叫风俗习惯,是‘对不对’和‘是不是’的意思。”

“哎呀,我的么儿啊!”

话音刚落,邱总突然惊叫一声,挤上前去。

白何转身,也正好看到香爸抱着彤彤,老伴儿紧巴巴的眼着,出现在了自己眼前。300多天没看到可爱的小孙女儿了,白何激动的迎上去,刚伸出双手准备招呼,老伴冲他一跺脚,一眨眼,把和邱总一样的惊呼,硬生生憋在他喉咙。

然后,退休教师拉着彤彤的双手。

指着白何问:“彤彤,你看,他是谁呀?”

小孙女儿毫不犹豫的就叫了出来:“他是爷爷”老太太一下鼓起了掌:“啊哟,我们彤彤记心好好哇,一下就认出了爷爷,真不简单。”

白何更高兴了,冲着老太太眨眨眼。

“不是绝对认不出我吗?这不,爷爷啊!”

然后,对小孙女儿伸出双手:“来,爷爷抱抱,爷爷有10个月都没看到我们的宝贝了呀。”可是,彤彤却扭过头,往阿公怀里偎:“嗯咿,我要阿公抱抱。”

妙香呢,好像有意要在公婆面前显示什么似的。

拍着自己双手,站到女儿面前。

“来,妈妈抱抱。”“嗯咿,我要阿公抱抱。”彤彤依然不干。香爸十分自豪和高兴地,抱着小外孙女儿领头就走:“好,走的呀,回家。”一行人跟在他后面,出了幼苗园,前呼后地拥着彤彤,进了明丰苑。

白何悄悄拉拉老伴。

“吃饭还早,我们抱彤彤到美食街走走。”

没想到,抱着小外孙女的香爸听到了。

回头笑笑:“快五点啦,外面风大,晚饭后吧。”老伴儿点点头:“晚饭后”一行人继续向前走。二次被冷落的白何,有些落幕的拖在最后。

他心里明白,小孙女儿虽然一眼认出了自己。

或者也一眼认出了奶奶,可那不过是一种机械性的下意识。

也许,三岁半的小孙女儿,还根本不清楚,爷爷奶奶对他意味着什么?还只认为是,记忆中喜欢自己的老头老太太呢?唉,想来也是这样,即便是亲人,也需要天天在一起,耳鬓厮磨,高兴愉悦,吵闹沤气,才能让那种真正纯粹的感情,自然贴切地溶入血管……

一行人高高兴兴的回了家。

那一直抱在外公怀中的小可爱,一放下地。

就“阿公”“阿公”的嚷着,往香爸小屋跑。可妙香只在后面嗯一声,彤彤就住了脚步,跟着妈妈到了隔壁。当然,妙香在唤住女儿时,也蹲下来,扶着她,指着公婆说:“给爷爷奶奶说再见,吃了晚饭玩儿。”

彤彤就对老俩口,机械的挥挥手。

“爷爷奶奶再见,吃了晚饭玩儿。”

然后,跟着妈妈回了自家。老俩口一直望着,直到听到扑的轻声关门声,才若有所失的相互看看,进了大屋。香爸正在厨房弄饭,退休教师自然得挽挽衣袖:“亲家,让我来。”

那香爸回应着。

“没事儿,菜都是弄好的,就蒸点饭,你们休息的呀。”

可教师还是进去了,呆一歇,说几句,看看真是没什么可弄的,又旋了出来,回到大屋。老头子正忧郁的歪在沙发上,抱着平板翻呀点的。

老伴进来后,除了与老头肩并肩坐在沙发上。

要吗站着,要吗坐床沿,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肩并肩坐在沙发上,显然不太好。老太太绕着床的慢慢踱一圈子,过去把房门轻轻关上,想想,又略虚了门缝,然后脱了鞋子,一迈身子坐上了床头。

双人床仿佛有点不堪受压,嘎吱一声。

吓得老太太一抬屁股,移向了硬邦邦的床沿。

老俩口抬头看看,又相互盯盯,那眼神惶惶的,都不约而同,想起了去年那间租赁房中的烂床……一时,都没说话。然后,老伴幽幽到:“这人啊,看来还是要天天在一起。”白何愤世嫉俗的抬抬头:“老子这么远来,还是一点不懂事儿,装的还是真的?”

老伴儿显然也极有同感。

或许比老头儿更愤怒,可她反倒息事宁人。

“彤彤现在大了,当妈的自然要教育她啦。”“我还不相信,就停几分钟就耽搁了?”老头儿把手中的平板,捺得嘎嘎作响:“还是有意保持着距离啊,谁不明白呢?”

老伴儿向前一纵。

下床关上那条门缝,重新回到床沿。

然后,小心翼翼的朝里移移,怪了,绷子的床榻向下压压,没再像刚才发出吱嘎的惨叫:“唉,又开始了?白何爷爷,这才开头哇!”老太太并没生气,而是缓缓的一伸手:“拿来”“什么”“平板”可白何不干:“你拿了,我玩什么?”

“你呆坐着,修身养性。”

手,又是向前耸耸:“拿来”

白何只好把平板递过去。可平板刚一脱手,他又急忙想往回拿。老太太眼明手快,轻轻向上一让,老头子扑了个空。老头子的异样,引起了老太太的注意。抱着平板略一点点,退休教师就明白了,冷笑到:“劣根性,屡教不改,哎呀白何爷爷呀白何爷爷,我看你,怎么过得了这小半辈子哟?”

刚才进屋后,老伴到厨房跟着客套寒暄去了。

白何抱着平板开始上网,几点几不点,居然就点到了“快播”。

眼看着陆续出现的各种撩人女郎,白何有点慌不择路。快播的出名,当然是源于情色。可早听说快播完了蛋,连它的创始人和CEO,都给逮到罚了巨款后,还给判了刑。

而且,在当局加强了网管和打击后。

任何搜寻引擎要搜寻到快播,基本上白费功夫。

去年还在上海时,白何就曾偷偷搜寻过多次,除偶然一次搜寻到,并迅速收到了收藏夹,其他都是白忙活。而且,就是那次好不容易收藏到的快播,没欣赏多久,就给例行巡查的老太太发现了。

可聪明才智的退休教师,没有得理不让人地大吵大闹。

也没当面嘲讽让老头儿下不了台,而是把它调出收藏夹,留在阅读界面。

等白何自己发现想删掉却又删不掉时,才在里屋嚷嚷着指点,让气急败坏的老头子,没有当着自己的难堪尴尬下,自己删掉了快播情色……

一眨眼,那是去年发生的事儿了。

可没想到这一点,快播又不知是从哪儿蹦了出来?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然而,偷偷欣赏快播情色,毕竟不是件放得到台面上的事儿。再则,这是刚到上海,而且是在亲家屋里,还有随时虎视眈眈的退休教师,还是删节了吧,删!

可是,真如果是说删就删。

而且是,干净果断和迅雷不及掩耳的删掉。

那普天下的雄性,恐怕都得明里暗地的吞伟哥了。你看那白何老头儿,就这样看呀翻呀发着誓,再看一分钟,就删掉。嗯,好身材,好漂亮!想当年,唉唉我家那老太太,也曾高挑水嫩来着哇。他妈的,再看半分钟,一定删掉。

哎哟,我的妈啊!

这世上,怎么还有这样的美女?

闭月羞花之貌,沉鱼落雁之容,我想大抵不过如此吧?白何你干什么?快删掉哇,老太太要推门进来了哇,脚步声都响到了门外哇……终于,白何手指一点,美女们消失了。白何吁口气,正要细看,美女们又袅袅婷婷的出现了。

又狠狠一点,完都完了。

美女们赌气似的,风情万种的诱惑着老头儿,不消失,就是不消失……

居心险恶的软件和卑鄙无耻的黑客,就是这样绞尽脑汁,登峰造极,时常弄些这类诱饵链接地址,供不知底细的上网者,无意或有意的点击。

不管是谁,你只要轻轻一点。

除非关掉电源,否则你绝对赶不走和删不掉它。

着了套儿的白何,瞎眼了。当他发现不对想着关电源时,老伴儿的手和命令,第二次伸出:“拿来”潜意识里,早臣服于亲爱的退休教师的老头儿,脑子一片空白,居然就把平板递了过来。可在平板刚一脱手瞬,白何醒悟,但是晚了。

老伴自然勃然大怒。

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退休教师尽管用力压回了冲动,却毫不客气,辛辣嘲讽。她知道分寸。此情此景,此心理此状态,鲜明理亏和自惭形秽的老头儿,断断不敢反唇相讥的。

必须要他知道,老娘的态度和底线。

一定一定要让老头子明白。

老俩口之间,儿女亲家之间和人与人之间,有的可以说说笑笑,有的可以忘忘掉掉,有的,却必须坚持反对,永远唾弃!这样,继去年以来,清白无辜了300天的白何,又被老太太当场抓了个正着,不提。

嘲弄一歇,老太太手指头一捺,关了电源。

诱人的美女们,也随之消失了。

重新打开平板,再仔仔细细检查一番,老太太拿着平板向后一仰,靠在了一大团被子枕头堆成了的“墙”上,舒舒服服的看起自己喜欢的新闻来。手机铃声响起,老太太把手机捺在了自己耳朵上:“白驹呀,到了到了,我们上午就到啦。彤彤接回来了,认得认得,一眼就认出了我和她爷爷……”

关了手机,咕嘟一句。

“这狗小子,要下班啦才想起打电话问问?在忙些什么?这儿子算是白养啦。”

再侧头瞅瞅老头儿。大约此时的白何,过于灰溜溜和可怜兮兮?或许是想借机提醒和灌输?老太太放软了嗓音:“莫要拿起乱点,现在的网上,这类消不掉的链接地址,多的是。点嘛,真点出祸事来,麻烦就大了哦。”

尔后,又幸灾乐祸。

“幸亏有这些不良链接,才让一些人的丑恶脸嘴,不断被揭露,不断隐藏,又不断被揭露……”

吃饭的时候,见儿子还没回来,老伴儿问:“白驹今天加班”妙香点头,香爸招呼老俩口:“香妈吃了晚饭回来,白驹的菜饭都给他留着就是,瞧彤彤,吃得多快乐的呀。”

彤彤身着可爱的卡通围腰。

像个大姑娘,吃得乖乖儿的。

甚至连饭粒都没洒一颗,根本不需要妈妈和外公喂着。想想10个月前的小孙女儿,挥着小勺子,咿咿呀呀的舀起饭菜乱抛的样子,老伴儿边吃饭,边感叹到:“好快呀,一眨眼儿,就是300天啦,我们彤彤都成了大姑娘啦,再过300天,要读书了哇。”

白何笑嘻嘻的,尽管香爸弄的饭菜,实不对自己味口。

来时又什么都想到了,偏偏却忘了带辣椒,正假笑着吃得难以下呢。

听老伴如是说,就刨一口白饭,看着小孙女儿:“我们彤彤读书一定得行,以后彤彤的弟弟,还要超过姐姐,彤彤你要努力哟!”

彤彤本是吃得高高兴兴。

一下扔了勺子,嚷嚷起来。

“我不要弟弟,打死弟弟,打死妈妈。”妙香立即放下手里的碗筷,抱住了女儿,软声软气的哄逗着;香爸也起坐过去,围着小外孙女儿哄劝。

可小姑娘却再也不乖乖吃饭了,而是边哭边嚷嚷。

“我不要弟弟,打死弟弟,打死妈妈。”

闯了祸的白何,目瞪口呆,不知所措。老伴也差不离。四只眼睛骨碌碌直转,一时都不知说什么才好?要说呢,这得怪退休教师。

她也是什么都想到了。

家里,火车上以及刚才。

一路上耳提面命,叮叮嘱嘱,唠叨得老头儿烦不胜烦,直想上吊跳江和杀人了,却偏偏没想到小孙女儿,会这么激烈的反对二宝?

这倒也罢啦!

毕竟隔着五千里路和30多年的时空。

可万万没料到,不会说话的老头儿,居然哪壶不开找拎那壶,又接着说:“好好好,我们不要弟弟,打死弟弟,只要彤彤,爸爸妈妈只要彤彤一个宝宝。”

这下,妙香和香爸虽然出于礼貌,不便说什么。

那笑呵呵的脸孔,却不客气的拉了下来。

气得老伴狠狠一脚踩去,踩得老头儿哎哟一声,嗖地跳将起来。可紧接着,他挥起的双手,又撞翻了汤碗,扑哒!一直冒着热气的鸡蛋番茄汤,整个儿翻倒,刚好泼到他的肚皮上,烫得可怜的白何老头儿,哎哟哎哟的嚎啕着,就往厕所里窜……

然而,哭闹着的彤彤却高兴得格格格地直笑,不哄而好。

并且,也不再用妈妈,外公和奶奶的哄劝。

自个儿拈起勺子,又吃起饭来,而且是吃了大半碗,甚至连妙香偷偷拈给自己的蔬菜,也不知不觉的全部吃了下去。

待白何和香爸,各自收拾完毕。

各回大小屋子,己是七点半都过啦。

虽然己到了晚上,窗外却流岚依旧,鸟儿盘旋;那天空更是奇观盎然,这边落日浑圆,那边圆月高悬,中间是广阔无垠的浅蓝,缓缓而浅浅地朝着幽暗移动……

白何洗澡换衣后,先是蹑手蹑脚的从厕所出来。

把着厨房门,鬼鬼祟祟的朝外瞅瞅,见小屋关着门,三脚并着一步,跑进了大屋。

原来,那表面上看起来只是在,微微冒着热气的鸡蛋番茄汤,竟然滚烫,全因为香爸担心汤冷了,用不易散热的陶瓷大碗,盛上的饭桌。当然,这倒不是为着老俩口着想,因为香爸也知道,二亲家吃饭不太喜汤,所以无所谓冷热。

主要是上海当地的食俗习惯,餐餐离不开热汤。

妙香和彤彤更是每餐都离不了,而且喜烫厌冷。

本是滚烫的鸡蛋番茄汤,被蹦起来的白何这么一打翻,烫得自己的肚皮一片绯红。刚才洗澡时,因为油腻腻的非常不舒服,老头儿又咬紧牙关,用了较大的力加香皂搓洗。油腻倒是洗掉了,可那肚皮好似被烫伤搓伤了,疼痛起来。

T恤衬穿上去,稍一动就相互磨擦,疼上加疼。

所以,只好双手撩起T恤衬的下摆,趁外面没人时跑进大屋。

见老头儿如此狼狈不堪,斜倒在沙发上生闷气的老太太,也顾不上生气,急忙翻箱找出肤轻松和红花油,轮流往老头儿的肚皮上抹。

然后,脑袋瓜子往一边一扭,继续郁闷去了。

也不知是哪样药起了作用?

白何感到肚子的疼痛减轻了,可那被老太太踩了左脚背,又疼了起来。细细瞅去,好像还有点肿胀?白何不敢怠慢,自己拿起肤轻松和红花油,抹墙般一个劲儿地往左脚背上抹。

虽然扭头生气,眼角却一直挂着老头子的老太太。

慌得一把夺过了肤轻松和红花油。

“老年痴呆啊,抹药都不会?”祸不单行的白何,只好咧咧嘴巴,自我解嘲到:“唉,这样不对,那样更错,从今天起,我把嘴巴缝起算啦。”老太太也不搭理,顺手抓过了平板。

大概快九点钟时,只听得门外咣当一响。

有人走进,停在大屋门前叩叩。

白何坦胸露肚跛脚的站起来,前去开了门,一脸疲倦的白驹站在门前:“妈,睡啦?”然后,眼光才落到老爸身上,却不由得吓一跳:“爸,你怎么啦?”老头儿挥挥手,一面转身往回走,一面悻悻然:“没什么,没事儿,你吃晚饭没有哇?”

“吃了,爸,还疼不疼?需不需要上医院看看?”

老太太坐了起来。

“敷了肤轻松和红花油,皮外伤,你爸抵抗力强,没事儿的。怎么忙到现在才下班?天天如此吗?”白驹点头,欲言又止,变成了:“这屋有点窄,房东还一口咬定,3800/月,一分不少,限期交钱。”

老妈理解到:“上海嘛,白驹,你还好吧?”

“还好,就是有点忙,晚上回来得晚,你们自己吃饭莫等我。”

老俩口一起点头,然后,似乎没了话说,屋里陷入安静。稍会儿,白驹站了起来:“不晚了,还得过去给彤彤洗澡,送她上床睡觉,你们也休息了吧。”老俩口又一起点头。白驹出去,轻轻拉上了门。

屋里,又是一歇难堪的安静。

好半天,老伴喃喃而言。

“没来呢,想!来了呢,烦!和爸妈坐在一起,呆不到10分钟,话就是那二句客套话,这还是我们的儿子吗?”白驹闭闭眼,吞一口唾沫,宽着老太太的心。

“你没见白驹疲惫不堪的?这年头,在上海,儿子也不容易,想那么多干嘛呀?他自小到大,不就是这脾气?今天才晓得啊?”

老太太扭扭头。

看到老头子坦胸露肚跛脚的狼狈样,忍不住扑嗤笑了。

“看你哟,好点没有?”白何本想趁机吓吓她,可一转念,点点头:“好点了”事实上,二种药都对烫伤有较好的医疗镇痛效果,二药并用,白何己经感到轻松多了。

“血的教训,看你以后说话还口无遮拦不?”

老太太也放了心,刚才因白驹进来引起的不快,似乎减少了许多。

“事情天天在变化,彤彤一天天在长大,在她面前说话得千万小心。”其实,明显的看得出来,退休教师还为这事儿烦着:“一提到二宝,就又哭又闹的,可二宝跟着就要到来,这日子还有得安静的?也不知白驹是怎么搞的?怎么不提前做做彤彤的思想工作?这公开的抵触情绪,可不是个好兆头。”

说罢,长长的叹口气。

望着越来越显暗的窗外。

“怪我怪我,我该早点提醒白驹,如果事先对彤彤的思想工作做到了家,就不会么哭哭闹闹的。”白何却哭笑不得看看她,做彤彤的思想工作?而且还越早越好?她听得懂吗?老伴忽然急促的催到:“你还坐着干嘛?去洗澡哇,待会儿香妈就要回来了。”

“我早洗啦,你才快去洗。”

白何看看墙头上的挂钟,提醒到。

“差一刻10点了,香妈不是九点下班?三站,近得很呀。”退休教师如梦惊醒,匆忙找出换洗内衣,钻进了洗手间。

进去后,大约正在方便?

虽然关了门,却没任何响动。

为了慎重起见,大屋没关门,白何一面拿着平板上网,一面瞟着外面。果然,扑!小屋门一响,一大片明亮的灯光泻了出来,将幽暗的客厅照得发亮。

随后,一个人影一闪。

香爸出来朝厨房走去。

厨房和洗手间就用一堵墙隔着,站在厨房门,就可以把左侧的洗手间和右侧的厨房,看个一清二楚。白何急了,急忙叫到:“亲家,亲家。”

香爸闻风而止,佯装在饭桌上抽了几张抽纸。

揩着自己嘴巴,还故意咳咳。

大声的抽着鼻翼,重新进了小屋,一泻如银的灯光,无声熄灭。白何感激的笑笑,忽然觉得自己一向看不起的香爸,有点不简单。

明明是想到厨房(洗手间)的。

听到自己的暗示,机智地掩饰着自己的贸然,从来避免了一场尴尬。

这说明,自从老俩口一进屋,他就竖起耳朵,并注意着自己的一言一行,尽量避免和亲家冲撞难堪。只有有心人的心思才会这么细腻。唉,也真是难为他了。

看来,香爸又得往楼下苑外的厕所窜啦。

不行,我得提醒老太太,尽快洗澡,人家香爸也要用啊!

白何站起来,还没走出去,扑!香爸拉开了小屋门,白何随即往大屋的门后一闪,哒哒哒!香爸果然拉开了大门口的木门和铁门,下楼去了。

更让白何感叹的是,香爸下楼几乎毫无声响。

可他本该是急切切,匆忙忙,一路响着脚步冲下楼的。

这一细节,体现出了香爸的内敛和自觉,远远超过了自己……饶是这样,白何仍奔到洗手间,叩叩门:“怎么回事?洗呀!”“莫忙,肚子好像有点不舒服,”

老太太在里面哼哼叽叽的。

从磨沙玻璃门上显出的人影状态上看。

她仍像在自己家中一样,边方便边玩着手机。哼哼,看来这人呀,提醒别人这样那样,自己却也有马马虎虎的时候,人无完人啊!白何又叩叩门:“香爸下楼去了”这话,比什么都灵。老太太的人影,立即长了许多,紧跟着手一伸,那花洒喷出了贮藏在管子内的冷水……

10分钟,不错,准准的10分钟。

白何可是拿着手机直直盯着哩,水声停了。

老太太刚进大屋,也许那洗手间的热气都还没散尽,门外,就响起钥匙捅进锁眼转动的响声。老太太顺手关上了房门,整整自己衣裤,对白何鼓眼示意,放下一直卷到他下腹之上的T恤衬下摆。老头子放下后还用手捋捋,冲着老伴儿点点头。

于是,退休教师恰到好处的拉开大屋门。

客厅大亮,香妈正和香爸一前一后的,站在门口。

“来啦”老太太热情招呼到:“辛苦辛苦”香妈点头:“一路还顺利吧,准点的呀?”“不是暑假,也不是春运,应该准点嘛。”老太太一面回答,一面走向厨房:“哎,亲家,你歇歇,我来热吧。”

香爸笑答:“没事儿,烧个汤就行了的呀。”

香妈上来拉住了退休教师,上下打量打量。

“瘦了些!精神还足。亲家,彤彤认出你们没有呀?”老太太就扯扯亲家母的衣袖,高兴的回答到:“认出了认出了,我们彤彤眼力可好啦,香爸走前,我在后,香爸抱起她,一眼看到我,不用任何人提示,就冲着我喊‘奶奶’的呀……”

二老太太,犹如多年的好闺密。

亲亲热热的相互拉着,就那么站着,唠唠叨叨。

直到香爸烧好汤,端出热好的饭菜,拿出碗筷,才分开。香妈坐着,边吃边聊;退休老师站着,边聊边催:“哎哎,亲家母,别光顾着聊天,趁热吃,趁热吃。”

催着聊着。

讲起了白何闯祸事儿。

香妈笑:“不怪爷爷,外公也是闯了几次祸后,才学乖的。小姑娘现在嘴巴说不上来,心里可清楚的呀。”刨几口饭菜,又提醒到:“不光是外公和爷爷,就是我也不注意,把小姑娘惹哭过,也得要注意的呀。”

“是呀”老太太叹口气。

“可光注意哪行?这二宝总要到来,抵触得这样厉害,可不是个办法呀。”

于是,满嘴包着饭菜的香妈,也含混不清的叹口气:“是呀,这如何是好呀?”

首发散文网:http://www.zuanza.com/novel/vbqsbkqf.html

提前热身.原创长篇连载:上海屋檐下·第2部·第26章的评论 (共 5 条)

  • 漫舞洛城 推荐阅读并说 一门心思选好文,百花丛中觅新人!让文学来温暖整个世界,你的关爱和支持就是我们中国散文网发展壮大和愈加旺盛的坚硬基石和有力支撑!!!在鲜花铺就红毯的圆梦路上,有你有我的不离不弃和温馨相伴,人生注定更精彩,再次谢谢你我最亲爱的朋友!!!顺祝工作心情都愉快!!!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