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野有蔓草(故事梗概)

2020-07-08 23:33 作者:花开为君颜  | 5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兰州杀医案宣判

漓宛的生母是艳名远播的名妓,父亲是个从四品官员,也是余家长房的四老爷,官虽做得不大,却是个很有主意的人。

八岁之前,漓宛是和母亲住在一起的。或许是怕人老珠黄后,挣不了银子,自小母亲便教她琴棋书画,好有个才名,指望着她能女从母业,做个风流名妓,用以维持母亲奢侈糜烂的生活。

母亲原也是官宦人家的女孩儿,外祖家是皇子亲信,可惜那皇子谋逆,被入了大牢,结果可想而知,身边跟着的人大多被诛杀。母亲虽被家中老仆拼了性命救出来,只因是家中独女,又是老来女,自小宠爱异常,父母后来又有了嗣子,又不要她管家理事,不免养得娇纵任性,自私贪婪。

那老仆临去之时,将小主子托了自己的兄嫂照看,偏偏那兄嫂又是个认钱不认人的。老仆一辈子也没积攒到什么体己,在主家几十年所得的赏赐和月例银子都交给了兄嫂,她这兄嫂眼见得银子断了来路,还添了张嘴要吃饭,便抱怨起“死了都不让人安生”的话来。又见这十二三岁的女子生的美,不免动了心思,将其卖到了烟花之地。

而这位落魄的小姐,是自小奢侈惯了的,那对夫妻给的破烂的粗衣布衫,她怎么穿得?那吃剩的冷饭馊菜,如何下咽?青楼内的妈妈见她年纪虽还不足,却已容貌出众,又兼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两三年后必定是个才貌双全的绝世惊艳美人,不免将她当做摇钱树,先好好的供养起来。因此这位小姐虽身为妓籍,却也没受过苦,不免心满意足起来,对这样的日子很是满意。几年后,出落得更好,挂牌之后,一时自然名声大震,无论富家少爷,还是官家公子,都以花重金一睹其芳容为炫耀的资本。

余家四爷在京为官时,有次和同僚吃花酒,见了她后便念念不忘,最终成为她的帐内宾,直到后来余家四老爷调离京都外放。( 文章阅读网:www.zuanza.com )

漓宛的记忆里,母亲总是喜怒无常,好好的就要骂她几句,打她一顿,饥一顿饱一顿是常事,有时候她娘一两天也不给她吃一顿,饿极了,她和人家的小狗抢过吃的,吃生米、生肉、烂菜叶子,已算是好的,就是秦淮河里的生鱼生虾,她也经常背了母亲捞上来往嘴里塞,有一次还因此掉到了河里,差点淹死。母亲每日里大鱼大肉,细米白面的,一不高兴就不让她吃饭,若发现她偷家里的东西吃,免不了一顿毒打。在她小小的身子上,满满的都是青青紫紫的瘀痕,有鞭绳打的,有树枝棍棒打的,母亲顺手拿到什么,就用什么打她,有时连汤碗带着热汤砸过来,有时是茶盅、饭碗,因此她的身上,还有很多割划过的伤口,小的已经长淡看不见了,大的深的新的伤口,却如野兽张开的血盆大口一般,看着就让人触目惊心,心中发怵。

余四老爷知道有这么个女儿,找过去时,看到的就是这样的漓宛,枯黄如路边被狠狠践踏过的野草一般的几根头发,乱糟糟的贴在头皮上,面上因为缺乏营养而黄黄瘦瘦的,一双惶恐不安的大眼睛显得更大,身上罩着一件明显大很多的破旧衣衫,边边角角的破布像流苏一般,在风中凌乱动荡,明明是七八岁的年纪,看着却更像是四五岁,小小的身子骨瘦如干柴,皮包骨头,通身竟找不到一丝多余的肉,可那张脸,却和余四爷有七八分相像。都说四老爷这几年更加沉稳老练,那次,却眯着眼,黑着张脸,贴身的随从竟发现他的眼睛红红的。

跟了四老爷,漓宛就没再饿过肚子了,四老爷给她找了个嬷嬷,从头到脚,把她收拾的干干净净。几个月后,四老爷把她带回了余家,也不知道四老爷是怎么和余家人说的,余家的人都用怪异的眼神看她。在烟柳之地长那么大,漓宛很有眼色,虽然胆小却很敏感,大人们的眼神语气,她都能从中感受到不同的情绪。

余家乱了几天后,四老爷带着她去了余氏祖祠,几个房头的人都在,乌压压的站了好多人,她睁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惶恐的很。从那以后,大家都叫她十五小姐,她上了余家的族谱。

余家的男子是各个房头分开排的,而女子却是四个房头一起排下来。

可接下来的日子,并不好过。四房老祖宗不喜欢她,说她生母有污,再者四老爷因她容易叫人诟病。嫡母更是对她不喜,简直是恨之入骨,试问有哪个女子会喜爱别的女子给丈夫生的孩子?余家的公子小姐们自然也不喜欢这个总是一声不吭、畏畏缩缩、让长辈们都有些忌讳的人,她在余家活得还不如一个不入等的小丫鬟,虽然比在生母那里的日子要好过些。

余家四房也不是所有人都这样对她,四房二老爷家的五堂兄和十堂姐对她就很好,看她被小丫鬟欺负,就狠狠地教训丫鬟,还时常偷偷的送些吃的给她,陪她说话,虽然都是他们说,她静静的听着。

那一年,四太太的娘家苏杭苏家的几位公子小姐进京,顺路过来请安,小住了些日子,苏家那位庶出的公子,听到余家四房的小姐们和苏公子苏小姐们说起她多么不堪,最后还带着众人闯进她住的地方,百般羞辱她。看着那双无助、惊慌,却又带着几份倔强的大眼睛,还有紧抿的嘴唇,以及眼眶上死劲忍着没有落下的眼泪,苏家最不受待见的庶公子眼神微暗,没有人发现他紧握的双拳。

因为有二老爷家的堂兄堂姐暗中帮忙,四老爷看到了她在余家过的是什么日子 ,找了老祖宗和四太太,说,她是自己的骨血,是余家的孩子,流落在外不免落人话柄,更会被有心人利用,这才接进家来。既然家中上下都厌烦她,不如单独给她拨个院子,派几个老成的人教养服侍,等过几年,外面的人都忘了这事,孩子也大了,给她找户人家,远远的嫁了,大不了不再来往,顶多也就费一副嫁妆,余家也不缺这点嫁妆银子。这话老祖宗爱听,想想也是这个理,四太太见丈夫对这孩子也不上心,甚至很是不喜的样子,自然也就高高兴兴的同意了。

余家这位四太太是低嫁,因此她说什么,就连四房老祖宗都从不驳回的,久而久之,不免有些骄纵起来,说话行事就有些趾高气昂的。她比四老爷大了五六岁,长得又高又大,偏偏五官长得普通,因自小跟着家中女先生读书,和四老爷说话,总带了些说教的语气, 四老爷很是不喜,二人的话便越说越少。只是当初老祖宗看重她的家世,一门心思为四老爷求娶。

四老爷把漓宛安置在余家四房最偏僻的拐角,那里原是他自己的书房,不仅偏僻,还因是在湖心小山上,路不好走,要过一道宽宽的湖面,一段乱石横生的山坡,和一小片有些陡、枝叶横生的小林子,因为少有人至,很是幽静。

四老爷在余家,要紧事都是在这个书房处理的,因此,这是余家四房的禁地,有武艺高强的护院守着,就是四太太不经通报,也是进不去的。漓宛搬进去后,日子自然过得清净又惬意,再没人能轻易打扰到她。

四老爷还悄悄的找了教养嬷嬷教给她规矩,另外还有一对功夫不错的双胞胎姐妹和随身小斯也留给她使唤。后又暗中托人,给她找了个女先生,教她女红针织,和闺阁女子该学的琴棋书画。她生母教给她的那些诗词文章却不太适于闺阁。

她虽生活在余家,除了余家四老爷这个父亲,和余家的其他人几乎没有任何往来,一应吃穿用度,都是四老爷另外安排。只在每年过年吃团圆饭和祭祖的时候,在大家眼前晃一晃。

听到苏家那个庶出的公子,被家族除名的消息,余家的人并没有任何反应,因为他们对这个人没有任何映像。只有漓宛为他难过了好多天,她身边的几个人,还是他偷偷送给她的,当然,为这事两个人还费了很大一番心思,人才经四老爷的手,进了她的院子。

苏公子把身边那个武艺高深、信得过的婆子留在她身边,一面照顾她,关键时候可护她周全,一面偷偷的教她些防身的功夫。聪明机敏的她,学的很快,只是少有人知道罢了。

等到几年之后,朝堂动荡,谋反的一个王爷被诛的诛,关的关,众人才知道,苏家那位被族中除名的庶出公子,竟和太子一同立了大功。皇上亲自封赏,在京城给他赐了座大宅子,余家四房的人惊讶的眼珠子都快掉下来,四太太和她的儿女们很是不忿,漓宛觉得,苏家的人表情一定会更精彩。

漓宛想起了那个在春天早晨温暖的阳光下,风风火火的忽然闯进她院子的他,隔着窗户肆无忌惮的大声喊着她的名字,她吓了一大跳,慌忙从内室出来,就见他逆着光,站在那株她最喜欢的海棠树下,一身玉色长衫,红着脸,微微喘着气,初绽如点点胭脂的海棠花,衬得他更加白净温润。见到她,却什么也没说,只微笑着看着她,少年眼神明亮,笑容干净,那一眼,让她有些恍惚。

他催促她快快更衣,然后带她去逛大庙会。那是她生平第一次逛庙会,也是来余家后,第一次迈出余家大门,兴奋中还有丝丝的紧张,看着摩肩接踵的人,紧紧的拉着他的衣袖。下午,他又带她去逛了钱塘最热闹的街市,只要她往哪家铺子里多瞄两眼,他就拉着她进去。就这样,还没逛完,他们就买了好些东西,吃食玩物,衣料钗环,占了小半的马车。

傍晚,领着她到钱塘最有名的望仙楼,准备带她好好吃顿好的,哪知道还没进去,却听到有人叫着跟他们来的小斯:“咦,你不是跟着父亲的小斯吗?叫什么来着,是不是父亲回来了?”那小斯回身,见是余家四房的少爷小姐们,忙上前请安:“四老爷没回来,小的过来是给四老爷办些事。”众人问了些四老爷的事,因怕他耽搁,误了四老爷的事,这才放他走。而苏家的那位庶子在看清了来人之后,就拉着漓宛头也不回的上了楼,漓宛也没准备上前和这些兄姐们打招呼,况且,他们也不一定还认得她,就是认出了她,也没什么好话,也许又是一番侮辱嘲讽。她记得,能叫他们这些人看得上眼的,多是那些家世地位高于余家的。

余家虽是钱塘望族,苏家在苏杭却是说一不二的存在,不仅如此,苏家在朝中也是不容小觑,做官的人多,门生故旧遍布天下,只是近些年大不如前,青年才俊虽有,可堪大用的子弟却很难再有。虽如此,苏家的公子,在余家还是香饽饽,几位年轻一代的公子,不仅相貌堂堂,温文尔雅,更是几乎都有功名在身,余家几房有适龄的小姐,有事没事总跑四房来晃悠,漓宛听了,只淡淡的笑。后来,四房一位大漓宛三岁的姐姐,到底还是如愿嫁去了苏家,只是听说并不得婆婆看中,日子过得有些磕磕绊绊。

又几年后,太子当政,四老爷升了三品大员,忽然郑重其事的亲自安排了漓宛的及笄礼,余家的人这才发现,那个几乎是隐形的,好像不存在的小丫头竟已经出落的这般美貌,叫一众见了她的小姐们既羡慕,又嫉妒。看她优雅娴静,气度非凡,一副大家闺秀的仪容举止,简直叫人不敢相信,余家的小姐里头,竟没一个比得上的。四老爷似乎很满意大家的反应,说后面会带着她一同去京城。

四老爷如今又做了京官,在京城新置了宅子,只接了这个小女儿同去,随行的还有小女儿院子里的一众仆从。

只是令余四老爷没有想到的是,进了京城后,已成为新皇亲信的苏家那位除名的庶子,现在的慰平侯,有事没事就跑他府里来,一呆就是大半天,后来四老爷才发现,这位慰平侯每次来,要么拿了小玩意儿,要么带了点心,或者两盆花几颗花树,或者应季瓜果,往内院小女儿那送,也没见给他送什么,且每次去了内院,出来都满面笑容的,小女儿也是笑盈盈的。他这才恍然大悟,慰平侯再来,他就让人看好了内院的门,不放他进去。谁知过了几天,那小子竟找了媒人上门提亲。四老爷觉得他配不上自家娇柔聪明的小女儿,说什么也不答应,更想不到的是,那小子竟找了皇上指婚,四老爷气的不轻,顾不得君臣之理,气冲冲的进宫,却反被皇上开导训诫一番。

回来问小女儿的意思,若女儿也觉着那慰平侯不是良配,就是拼着一死,也要护住这个他亏欠良多的女儿,哪知女儿却和他说起小时候的事:生母怎么作贱她,到了余家之后,过的又是怎样的日子,长到如今十几岁,除了四老爷这个父亲,给她亲人的感觉,把她当做亲人的,只有二老爷家的堂兄堂姐,还有这个没有一丝血缘关系的苏家庶子,虽然那时他自己的日子过得也艰难,但那样的时候,还能想法子护着她,让她高兴的,十多年来,也就只有一个他。这世上,知道她爱吃什么,不吃什么,喜欢什么,害怕什么,也只有一个他了。

一席话说得四老爷心酸不已,虽然不舍,却知道小女儿是中意那小子的,于是顺应皇上的旨意,风风光光的嫁了小女儿。

小女儿出嫁一月后,四房老祖宗驾鹤西去,此后,四老爷一直住在京城,再没回余家,而四太太一直带着儿女们住在钱塘。早已今非昔比的慰平侯,不仅对妻子余氏漓宛如珍似宝的尊宠,就是对四老爷,也像亲生父亲一般尽孝,四老爷不愿住到候府,他就带着妻儿一同住进了四老爷的宅子,常日陪伴,精心伺候,四老爷直叹还是小女儿有眼光,找了个好女婿,又叹小女儿受了太多的苦,如今终于苦尽甘来,从此看这个小女婿越看越觉得好。

首发散文网:http://www.zuanza.com/novel/vmcrbkqf.html

野有蔓草(故事梗概)的评论 (共 5 条)

  • 漫舞洛城 推荐阅读并说 一门心思选好文,百花丛中觅新人!让文学来温暖整个世界,你的关爱和支持就是我们中国散文网发展壮大和愈加旺盛的坚硬基石和有力支撑!!!在鲜花铺就红毯的圆梦路上,有你有我的不离不弃和温馨相伴,人生注定更精彩,再次谢谢你我最亲爱的朋友!!!顺祝工作心情都愉快!!!
  • 浪子狐 推荐阅读并说 推荐!
  • 丫丫:好文笔,赞!!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