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沙盘

2020-07-12 14:12 作者:屈子  | 5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王一博童年照

沙盘

文/屈子

琉璃前,伊人回眸,云鬓妆,妆淡无言。腻云亸,倦情倚危栏,恁复何颜?

有一种孤独是一个人遥望远方,寻遍荒野,更闻桑田变成海,却不见一人来过。不知是独处的寥落,还是渗骨的寂寞?亦不知是世界之大,还是宇宙殊同?

“四方上下谓之宇,往古来今谓之宙。”

世界,浩广无垠;阁楼,无尽的耸翠流丹;殿堂‘雕梁画栋的殿堂。建筑,一栋接着一栋,密密麻麻,如蚁如蜂。一个人在城市中穿梭,从这一个到那一个;也许,它们本就是同一个,高楼大厦、霓虹灯、柏油路。沥青,从这儿蔓延到那儿,油渍在地上渲染出炫烂的色彩。明月所照,九州皆同。漫山遍野,竟无一炊烟人家,除了那时——当他慌忙跑过的身影被映在墙壁上,也许会有喜悦,而后便是失落。时间所特有的冲击力在此竟如此苍白,城市仍然是城市,建筑未曾有任何变动,他依如往昔,不过又多了些恐惧。( 文章阅读网:www.zuanza.com )

又一次抬头望向了天边,那一轮弯弯的应该是月亮吧!可是,这黑夜为什么这般漫长,像没有尽头一般?他在这城市间游荡,像是一个无途的旅客,亦或是迷失方向的孤魂。不,这远没有孤魂那般自由,除了城市,还是城市,像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别无他处。

不知岁月几度荏苒,明月又挂了多少时日,唯有那微弱的灯光提醒着这世界依然存在。轰然声从某处发出,渐渐地,世界开始颤抖起来。突如其来的巨变让他惊恐不安,但他很快便释然了,也许终于可以解脱了。天空一点一点地塌陷,落在地上、落在身上、落在屋顶……可是,那是土壤?空中突然一片光明,原是一个洞,洞外细雨迷蒙。不久,风从洞外吹来,世界渐渐飘散,竟无一缕丝痕。不知为何,他却听到了耳畔喃喃低语。

“吱吱,吱吱。”连续不断的声响吵醒了他。“应该是老鼠吧!”他想着,原来这一切都只是梦啊!

他走出房间,吱吱声仍响个不停,顺着声源看去,是一个不清楚用途的巨大机械,上面的“假老鼠”井井有条,像设计好的程序一样有条不紊的运行着,周而复始。他努力地去观察机械上的每一个细节,在那齿轮上刻着“civilization”。你说,文明是程序,还是墓地?或许,这个世界就是一个失落的文明,而他则是这个文明最后的逗留者、守望者或来访者。千里万里,杳无人烟;千里万里,岁月与君同。雨还在继续,没有丝毫要停止的意思,阴沉的天空与单调的城市浑然一体、寂然无声。看到标识牌,他知道自己已到了另一个城市;但若是没了它,谁又能想到它们竟不是同一座城市?“不过,城市与城市之间最大的区别想必是人们吧!毕竟,城市只是一个载体而已。”不知不觉中它进入了一片黑暗,虚无便应是如此吧!

意识在慢慢清醒。“怎么样,好点了吗?”似乎有人在询问自己,他瞬间清醒了,心中一阵狂喜。可是,眼前的一切……

“你是什么?”他呆呆地指着对方——一个体型臃肿的“虫子”问道。

“我是铃啊,你怎么了?”

“不,不是问这个。你,你是人类?”

“对啊,咱们都是嘛。你怎么了,大脑还没恢复过来吗,用不用去医院看看?”

“不,不用了。我想出去走走。”他强忍着镇定下来,在铃的陪同下慢慢地走出房门。他默默地看着这个光怪陆离、七分陌生又有着三分熟悉的世界。不知过了多久,几个衣装华丽的“人”正有说有笑地走过这里。他感觉这一切的一切都充满着不真实:明明是两个相邻的地方,却如同两个相异的世界一般,彼此之间毫无交集。

似乎看出了他心中的疑惑,铃在旁边说道:“他们是高等人,有着自己的兴趣、爱好、组织,注定和咱们不是一个世界的。用他们的话来说,从进化的观点来看,咱们只能是低等人,未开化的人属。”

“进化?用什么进化的?”他思忖着。仅仅是从进化的观点看吗?曾经同一物种的情谊呢?也对,人与虫子简直是云泥之别,无用的东西注定没有被关注的价值。可是,这便是人类吗?世界的划分竟如此鲜明,比财产还要清晰。仿佛是曾经的匈牙利王国的进化。一个百千万人口的王国一个以民族独立与解放而自诩的王国,可是官方记录的匈牙利民族堪堪数十万,刚好涵盖了整个贵族、整个统治阶级。“civilization”,他又想起了那个在齿轮上看见的单词,是的,文明。

他仿佛又看见了些什么,看见了另一个世界,另一个远在天边的世界。他看见了似乎有太阳陨落,传说上古时期有后羿射九日,想必也是这般壮观。另一个世界中,残垣断壁或浩浩殿堂,高楼大厦或亭台楼阁,而后慢慢逝去,归入虚无。

忽然间熊熊烈火仿佛要将整个世界燃为灰烬,火在天边蔓延,雨仍然还在,淅淅沥沥。他看着远方的的世界慢慢化为丝痕。“吱吱,吱吱。”又是这个声音,在他耳边响个不停,世界似乎正在由实转虚。就在刚才,他脚下的这片土地像是消失了。这片土地所归属的世界像是被打成了碎片,重新开始。火光愈来愈小,雨愈来愈大,不知是上天的怒吼,还是怜悯与同情;这火与雨,你说,是灾难还是机遇,一个新的开始?

……

世界,浩广无垠;建筑,无数的建筑淡化了痕迹;城市,无数的城市模糊了边界。千里万里,杳无人烟。你说这是被世界遗忘还是遗忘了世界;在这里行走的究竟是虚无,还是……文明剩下的是什么?自诩文明的时代,一次次推演着未来,像沙盘一样重新组合。

雨夜还在继续,漫无边际,不知何时而止。一位老人在石桌旁坐着,不曾动离,仿佛他本身就属于那里。雨从屋檐上落下,滴滴答答,响个不停。“会过去的,过去就好了,一切都好了。”……

首发散文网:http://www.zuanza.com/novel/vznsbkqf.html

沙盘的评论 (共 5 条)

  • 漫舞洛城 推荐阅读并说 一门心思选好文,百花丛中觅新人!让文学来温暖整个世界,你的关爱和支持就是我们中国散文网发展壮大和愈加旺盛的坚硬基石和有力支撑!!!在鲜花铺就红毯的圆梦路上,有你有我的不离不弃和温馨相伴,人生注定更精彩,再次谢谢你我最亲爱的朋友!!!顺祝工作心情都愉快!!!
  • 浪子狐 推荐阅读并说 欣赏新作,荐读,问好作者!
  • 浪子狐:发错栏目了......

    赞(0)回复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